安南

文风随机,脑洞不定,自割腿肉,更新随缘…存脑洞和短文
全职霸图粉,韩张无脑吹,无限恐怖

一个脑洞

沙海使我嗑回启副(…)

突然有个脑洞,百年之后,白乔最后一块陨铜辗转落入副官手里,本来被张会长束之高阁,后来想了想还是随身带着,毕竟是和佛爷他们经历过一切的念想。会长本来独来独往这么多年习惯了,倒也没进幻境,只当个物件平时把玩着,直到那次下了陈家地界的墓,陨铜的效果借着虫子的毒让他见了佛爷。

后来他(自以为)醒了,带着一干人出了墓,其实心里被幻境里的佛爷映像破了防,又被陨铜钻了空子,留了隐患。然后一切都接剧里的剧情,和梁湾一起进了古潼京里的那个房间,因为觉得被困在这里只是等死罢了,张会长受陨铜影响出了幻觉。那里本该是打不开的门,却在梁湾向后倚着的时候被打开了,那个人的身影哪怕隔着不甚明亮的甬道,他也绝不会认错。是佛爷。张会长一时又回到了自己是副官的时候,也不顾梁湾在一边追问着是不是喜欢她,顾及着在佛爷前的面子便冷声斥责了句闭嘴,低顺着眉眼走到人身边喊了声佛爷。

“你说的佛爷不是早就死了吗”
“不得无礼”“我的命是佛爷的,他还在”

“看好这小子,在这儿等我”
霍道夫看好了,但他没等,他知道那个人回不来了,这也是直觉。他一向凌厉决绝,那个转身却沉默了两秒。
“在这儿?倒不如回陈家等你”

本来以为陈霍之间纯是交易关系,结果看着陈金水去死,霍道夫还是百般阻拦啊,盯着人背影沉默那几秒真的嗑爆,霍道夫好男人(。)

陈老板,看见了吗?陈丁巨也是汪家人,你身边能信的只有我霍道夫,而且不得不信。

陈霍还有救吗…试图求粮

重逢

私设白崇业没死透,目前时间轴是黑风寨团灭之后,以后可能随心轴(。)28集以后没看,ooc歉。

运尸体的官兵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习以为常的几句抱怨也在这荒郊野岭散得飞快。乱葬岗本就不该有半点生气,往日里落在别处坟头的几只乌鸦,在这地界确是无处歇脚,刚停在成堆的“食物”上寻着下口的位置,便又被两个不速之客扰了清净,索性扭头不耐地盯着两个生人瞧着。

“玄孽大师,弟子不明白,这乱葬岗俱是重罪的人死的地方,为何要来这儿?”
“罪?尘世一遭,一身清净的又有几个,若能替他们除了孽障,来世也可安生些。”

那人一身素净衣袍,从手里攥着的念珠来看,想必是位得道的高人。在这世道,僧人可少有来此处超度的,单是十几年前的战乱,便让些寺庙足足缓了几年才勉强度日,可见这位玄孽大师,要么并非常人心性了得,要么有什么难言之隐。

“大师!那儿,那儿有东西在动…是、是人?没死!”
正愣神盯着一处,似是要听懂大师话中含义的小徒弟,此时早就三步并作两步蹿到大师身侧,想是堪堪记着自己是佛门弟子,这才未躲在人身后。
“活着?愣着做什么,过来帮忙,先带回恩业寺再做打算。”

手(冢忍)足相残…一部分,ooc我的

黑帮忍足x军部研究员手冢,私设文笔渣,以及好久不看,性格忘得差不多了(闭嘴)

“C区,坐标14,53,27,异常。”
“B区武器库遭到围堵。”
“A区,全区警报!”
“D区,实验室方向急需增援!”

沉寂已久的总控中心内,一阵阵警报声令人心悸,所有人都疾步穿过主屏幕面前的一片低气压区,仿佛在躲避什么。忙而不乱,除警报之外,倒是没人再有一丝动静。屏幕上停顿的十指仿佛想到什么,轻敲几下控制台,一道道精确的命令已经由特殊电波传至各区前线。

屏幕前那人抬手一划理好地图标识,蹙眉挺着脊背略带审视意味的看着监控。到底是哪里出的错…他一向严谨行事,就连政府,对这个实验室的信息也只知其一,几乎没有人知道,对外宣称的化学药品研发室,实际上是为政府特殊军队提供武器支持的军火库。

真的没人知道吗…如果是凭借那个人的能力?前几日重新翻过的资料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忍足侑士,果然是你吗。

“猜出来的话才有趣啊,Tezuka”低沉的嗓音自角落里传来,被有意无意拖长的语调在总控中心的高压运作中,带了些违和的有恃无恐,“你青组的研究员我都找借口撤走了,那么…来谈谈我们的交易。”

“我不和黑帮做交易,这点毋庸置疑,你怎么找来的…军部冰组的迹部景吾和你什么关系?”手冢国光自顾自的用掌心贴合操作台上按键,转动几分切断外界和总控的一切联系,抬手理了下军装领口转身看向入侵者,虽是疑问语气,却未曾掩饰那丝笃定。

“嘛嘛,一定要提那位“大人”吗,你的结论依然准确的让人头痛啊手冢”来人故作头疼的揉揉额角,轻笑了声低头把玩指尖刀片,“看在至少也曾并肩集训过的情分上…啊我忘了,那时你留学德国深造的。”

好的反正是写给你的,tag我也不打了(。)打戏你可以脑补,结局没想好(。)不过按实力来讲你输定了

存一下一部分初稿人设

吐槽而已,法学生别在意,会再改,等毕业再说

宪法(华宪)
一切严格遵守纪律,严苛刻板,懂得变通但是拒绝改变,有些固执,某种程度上的以自我为中心,正事上不允许他人违背自己意愿,但事实证明他的意愿确实很少出错,态度强硬其实默不作声照顾他人的硬汉形象

民法(周民)
心思细腻照看好一切,容易被他人接受的温柔个性,左右逢源,容易被依赖,暖男,重视细节,居家类型,能够很好的向各位解释事情原因而不是强行命令,但是习惯性的包揽一切,会给人乱操心的感觉。

经济法
精明但不算计,轻型玫瑰金色镜架,给人老谋深算之类的印象,其实为人稳重,性格温吞,不算年长,但更偏向于人生导师之类的引导角色,知世故而不世故,理性,做出最大利益的选择,学识渊博,精于管理面面俱到,足够实力而来的绝对自信,事情决定上处中立态度,但在专业方面绝对权威,善于调整其他人之间的关系。

知识产权法
明明很年轻但就是像老学究一样,不是很高的个子,一身学士服,温和有点懦弱不爱说话的性子,黑框圆眼镜,镜片很厚,不是很流行的款式,刘海有点长,偶尔会挡住视线,对别的事都无所谓,但自己的书别人不能乱动,文理双修,出口成章而且会有新颖的想法,偷偷做实验研究,成果出来了会很开心的向别人展示。

诉讼法
念念叨叨磨磨唧唧嘟嘟囔囔,强迫症加轻微洁癖,细节出了一丁点问题就炸毛不给批,很守时,对迟到的人好感down到极致

刑法(夏刑)
日常撩妹痞里痞气,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大少爷,paro隶属特工组织,狙击手,一枪毙命。对后辈…为老不尊小叔叔,对宪法…不敢造次,安心当好狗腿子(不是)外人面前装作很稳重的样子(总论),其实腹黑毒舌有鬼点子,对敌人毫不手软,但喜欢痞痞的搭讪,在正事上说一不二,严肃到有点冷漠…和诉讼法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

不同的人对待诉讼法…
民法:好,就这么办,我现在就着手准备,不会再出错
刑法:行了行了,磨叽什么啊你,听你的还不行吗…

并没写出cp感的宪刑宪

1954年
结束战乱洗礼的北平尚处于百废待兴之时,街上虽是空旷无人,但也不像战时那般处处透着萧瑟意味。

夏刑站在不算大的广场上,抬手扯了扯帽檐。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本来和他玩的还算好的那位“纲领”先生总是进那个屋子不出来。虽然说那个人有点傻,脑子转不过弯还总是一本正经,但总比周民那个多管闲事的性子要强。

大概,真的变天了吧…也不知道会被改成什么样子。罢了罢了,总比连年战乱要好得多,虽然他在战乱时权力更大,但这么久也真的腻了啊,杀伐决断的年代。

挑开腰上挂着的枪套,拽出惯用的手枪百无聊赖的勾在食指上转了几圈,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啧,曾经“杀人不眨眼”的夏刑,现在连枪的保险都不开。随意扯了扯嘴角,咬牙发出声意味不明的感慨。方才还挺直脊背站的军姿,终还是败给了秋老虎的热情,几下扯开军装领口的扣子,摘了帽子垫在下面坐着,眯着眼睛看向那个小破屋子。

“那么就先这么决定了,以后还要麻烦各位配合…是,必然以国为本。”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屋子的方向响起,说是陌生,又带了点夏刑所熟悉的,一本正经的腔调。

“哟,小——纲领”夏刑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随手抖了抖帽子上沾了一层的灰,若无其事的往头上一扣。不得了喔,小纲领的气场强大的都快认不出来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在心里摇头晃脑的夏刑面上不露异样,依旧自来熟的搭上比他还要高上几厘米的“纲领”的肩膀。

华宪被来人拍的一愣,下意识一把攥住肩膀上的手,反身就是一个擒拿…不对,等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前段时间吵吵闹闹还把自己当小弟的…夏刑?赶忙松下手上力道,抿嘴想抱歉的笑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公事公办的朝人伸手。
“重新认识一下。华宪,以后会带领各位维持秩序,希望配合。”

爱豆楚x迷弟程

初次写文,ooc歉…不黑,不黑(闭嘴)

楚轩是个异类,至少在娱乐圈是这样。

不带保镖,没有绯闻,就连公司安排的粉丝见面会,大家也自动和他保持着两米距离。当然不是说他人气不高,作为占据着娱乐圈头版头条的流量达人,微博粉丝也是成千上万。

也不能说不带保镖,他那个叫姓郑的助理倒是长得像个保镖的样子。但作为楚轩的资深迷弟,自封“楚轩百事通”的程啸很快发现,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助理…嗯,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郑重介绍一下,程啸,男,楚轩国际后援会会长,无视楚轩冷脸也试图靠近的资深迷弟。在某次应援结束后意外的发现,有人发了和楚轩的两人合影,于是私下和那个网名是“卷毛小红驴”的小粉丝见了一面。确实是小粉丝,对方还是个孩子,想来楚轩也不会拒绝。虽然失望了一下,但程大会长还是向那个看起来很聪明实际上也很聪明的男孩请教经验。
“嗯…你?放弃吧”小孩子板着脸打量他一眼,故作沉着冷静的拍拍他肩膀。

于是贼心不死…嗯,应该是坚持不懈的程啸找到了郑助理。说起来他们两个认识还是因为楚轩,经常被楚轩头都不抬就赶走的程啸先生,和主动负责帮楚轩清场的郑吒助理,一来二去的也就聊上了。

“还要见楚轩?”郑助理看着程大会长有点发懵,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可是被赶走几十次了吧?除了上次那个小孩子和自家老板谈天谈地不知所云以外,还真就没人…别说,真有!沉着脸想了好一会儿,后退一步打量一眼一米八几的程会长,“你嫂子…就是我家老婆,倒是没被楚轩赶出去。你试试女装?”

为了见到自家爱豆,程啸决定拼一把。
裙子…不不不,不存在的。程啸勉勉强强从某宝上买了条女款超短裤,黑长直的假发,白T和…其他装备,全程蒙着口罩直奔演出现场。于是这一天演出粉丝们发现他们的会长“今天你泡到楚轩了吗”大大消失了!第一次!

跟着郑吒跑到后台的程啸大大带着迷之有些少女的心思,小步小步蹭到楚轩面前。你以为他想吗…鬼知道这身装备的感觉有多迷!程啸抬头看着突然面带微笑的楚轩背后一冷…感觉,打开方式不太对?闭上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可能是楚轩对女性就是这个态度…这个…嗯,一定是这样!仿佛发现真相的程啸激动的睁开眼睛,正准备好好对爱豆进行自我介绍,就被对方毫无起伏的平淡语气打断。

“硅胶掉了”

自己选的燕流,就突然想写一个,不算沉稳,严重洁癖的小家伙从新手村出发的故事
没什么文笔,自娱自乐